雨桐

( 私设 )罗的兄弟们一一

昨晚做梦,梦见和一个领养家庭和一个亲生家庭的修罗场,争论小妹到底应该归谁。然后小妹的男友出现了,两家人集中炮火对准男友及其家庭。

其实罗应该是有个妹妹的,但因为我的私心让她变成了家中的老幺。


特拉法尔加·D·瓦铁尔·维

性别 : 男      

身高 : 一米九五           

年龄 : 26

与柳同为双胞胎,家中的长男。在白色城镇弗雷凡斯遭受"方片军"入侵时,好不容易与其他弟妹会和,却唯独没有找到小妹,再一次返回家中时被军方发现,左手手部粉碎性骨折,最后不了了终被弟妹救走,通过地下水道逃出了弗雷凡斯,但左手难以恢复。与弟妹们的铂铅症被收留了自己的婆婆治好。

空间扭曲性恶魔果实能力拥有者。使用能力眼睛会变成金色。

白色帆船海贼团团长。

绰号 : 六指琴魔 ( 据说起这个外号是因为那个人刚好的很着迷一本小说。)

基本外貌 : 蝎子长辫,尾部挂有尖菱状长刃。左手戴有手套。

性格 : 邋邋遢遢,懒懒散散,不见正经。

         沙雕认证,并伴有一定中二。是一个让三岁小孩都觉得幼稚的家伙。

讨厌的东西 : 咸党,草,世界政府和弗雷凡斯王族。

喜欢的东西 : 小妹。年糕,鱼,豆腐,辣椒一一对于芥末一类顷爱有加,会往芥末里加糖碎。

梦想 : 保护好弟妹, 找到小妹,炸了世界政府。


特拉法尔·D·瓦铁尔·柳

性别 : 男      

身高 : 一米九八          

年龄 : 26

与维同为双胞胎,家中的次男。在逃离白色城镇过程中被军队所伤,右眼视力接近为零,勉强可以看到一点光感;声带受损,经过康复训练能用喉音讲述几个音节,与家里人做个口型或一个眼神就能被知道想法。

虽然右眼视力接近为零,也几乎不能说话,可其他感知能力非常强悍。听力更是不可思议,会读唇语,据说如果讲话不小声地捂住嘴的话,全部都会被他听去。也会手语。

超人系一一魔方果实能力拥有者。在使用其中之一能力时眼睛会出现棱形的方纹。

白色帆船海贼团团长。

绰号 : 哑士

基本外貌 :  松散的长发在腰间草草扎了尾长辫。带有几缕白发。       

性格 : 沉默寡言,不擅交际,会脸红。

讨厌的东西 : 世界政府和弗雷凡斯王族。

喜欢的东西 :  关东煮一一鱼豆腐,鸡蛋,福袋,白菜卷,萝卜是必点菜 因为更喜欢原汁原味,所以并不会放芥末酱油之类的额外调味,硬要说的话只会在汤头下足功夫

                    喜欢坐在某处,享受白噪音。

梦想 : 保护好兄弟姐妹, 一家人团聚,炸了世界政府。


特拉法尔·D·瓦铁尔·莫

性别 : 女

身高 : 一米八六

年龄 : 25

家中的长女,排行老三。

叉得一手好鱼,烤得一手好鱼,会拉上所有人开小灶,最喜欢的事情是在屋顶上围着火炉唱着歌。

能喝酒,很能喝酒,非常能喝酒,制酒配置醒酒茶的功夫(不知为什么)也特别一流。本人也非常清楚什么时候该喝酒,什么时候不该喝酒。

会些家常料理,尤其是炖菜,因为不用多么麻烦。可比起炖菜,没人会做的比柳还要出神入化,一丝不苟。

在逃离佛雷凡斯前被关在屋子里放火焚烧,导致全身多处烧伤。心底甚至还存在着对火的畏惧。

自然系火焰果实能力拥有者。在使用恶魔果实能力时眼睛和头发会染红,身上会出现火焰一般的花纹。

白色帆船海盗船团长。

绰号 : 炎之魔女

基本外貌 : 齐刘海和波浪卷的长发,意外的很有田园女孩的风味。负着大太刀。

性格 : 强势,刚硬,护短,洒脱奔放。在大姐和"大哥"之间来回蹦跳。

喜欢的东西 : 酒,柴鱼饭团,鱼,牛奶,奶制品。

讨厌的东西 : 肝脏。世界政府,佛雷凡思王族。

梦想 : 炸了世界政府,然后一家团聚,在屋顶上吃火锅跳舞。


特拉法尔加·D ·瓦铁尔·新

性别 : 女

身高 : 一米七

年龄 : 24

并不矮,但是在家中的堆高个子的衬托下显得格外娇小可人。

曾经心肺中枪,导致身体并不是很好,所以主要负责家中的后勤工作一一例如做饭。是船上的主厨,厨艺很好,十分擅长料理。

每一次都会多准备一份饭,是绝对不允许备给小妹的那份饭被打翻的。上岸会和大姐去给小妹挑衣服,每天都有给小妹的房间打扫。

超人系果实一一时间果实能力拥有者,偷过海军军火库两百次的女人。使用能力时会出现悬浮的计时方式或是与时间相关图案。能够控制时间,但无法加速或减速生命物体时间。

白色帆船海贼团团长。

绰号 : 军火商(你永远不知道下一秒会掏出什么东西。)

基本外貌 : 姬发式,黑长直。

性格 : 邻家女孩一般的温和。在抖S和少女间不断转化。

喜欢的东西 : 年糕,魔竽,大福,鱼。糖,甜食。

讨厌的东西 : 莱花

梦想 : 炸了世界政府,一家人团聚。


特拉法尔加·D ·瓦铁尔·舍

性别 : 男

身高 : 一米七八

年龄 : 23

养有一堆花花草草,和蛇。

在逃离弗雷凡斯过程中,嘴角两颊被划破毁容,性格也从此变得乖张起来。对于容颜那方面会格外注意。

喜欢夜行。

超人系果实一一蛇花果实能力拥有者。擅长使用幻术,身体会出现一种易变,除了家人看过都死掉了。眼睛会变成蛇瞳并带有蛇的鳞片。

白色帆船海贼团团长。

绰号 : 大蛇

基本外貌 : 零碎的黑色短发,金蓝异色的异瞳,嘴上永远带着绷带。衣饰上带有蛇的鳞片,随身带有几条白蛇。

性格 : 乖张

喜欢的东西 : 蛋,海鲜,肉。蛇,花草。

讨厌的东西 : 葱,蒜,姜。世界政府和弗雷凡斯王族。蛤蟆一一因为蛤蟆吃蛇。

梦想 : 炸了世界政府,一家人团聚



特拉法尔加·D ·瓦铁尔·倍

性别 : 男

身高 : 一米七四。

年龄 : 22

在生下自己时,母亲差点难产死掉。被人称为扫把星。在自己生日那天也是铂铅病流传出现的日子。

自己也认为自己是扫把星,于是怨念变得更强,变得实体化。已经能够影响其它的事物。除了兄弟姐妹不受影响以外。

超人系果实一一束缚果实能力拥有者。

白色帆船海贼团团长。

绰号 : 黑云教使

基本外貌 : 黑色短发,眉清目秀。时不时带着朵乌云。

性格 : 阴沉,丧。

喜欢的东西 : 糖

讨厌的东西 : 世界政府和弗雷凡斯王族。

梦想 : 炸了世界政府,一家人团聚

                

摸了个艾斯大姐

有原图做参考

在我看来,艾斯大姐就是那种,喜欢袒胸露乳的……咳!

那个身为女性却喜欢女性的混蛋厨师。

非剧情向!注意非剧情向!ooc欢迎指出,但请误杆!

改了一下。因为之前一直都在为期末考复习中,没有更到文。先说明,文中有部分人物的性转!不能接受的,请左拐出门,谢谢!

以及,人物大多都是贫乳一一胸不平何以平天下?!

好吧,就喜欢贫的。

就是喜欢同伴看到对方是个女性之后的那种惊讶的表情。

我就是喜欢平的。

平才是真理!是正义!✧٩(ˊωˋ*)و✧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第一章 : 海上餐厅巴拉蒂

NO.1  清白


【我叫吉米。

 和这个名字一样,我就是一个普通的平凡人。不存在什么身世和过硬的本事。这样的我起初是在游轮上担任着打杂员的普通员工,本来就想着这样子干到退休,再用工作得来的钱买下一间店面,开个杂货小铺。如果可以的话,到底还希望和一个我所喜欢的,也喜欢我的女人在一起生活。

    说不定还会有个孩子。

    也许还能再看到孙子也不一定。

    可是这一切,被一场海难给毁了……


    我在海上漂泊了足足三周。极其幸运的,几场降雨、一只探头企图上船的倒霉海龟让我不至于横尸大海。

    第二十二天撞见的船只,我捡回了一条命。

    但也仅仅是我而己。

    游轮一共备有二十艘救生船,没有消失在茫茫大海上的似乎仅有不到十艘。最后,得救得仅我一人。

    现在想来,真是残酷啊。

    明明都是有头有脸,家财万贯的大人物……】


【我叫吉米,现在是海上餐厅巴拉蒂的打杂员工,偶尔充当服务人员。

   我在一年前的一场大海难中侥幸活了下来,当时救了我的正是巴拉蒂的,外出采购食材的厨师。

   为了报恩( 还债 ),同时也是因为没有去处……总之,我留在了巴拉蒂。

   其实留在这里……也挺好的。

   包吃包住。

   其实我觉得很大的可能是因为这里是海上餐厅。应该能够明白我的意思吧?

   当然也有不好的……不如说是不正常的一一大家相当好战呢。昨天又跑了一批服务员,估计用不了多久巴拉蒂就不存在服务员这种生物了吧。

   这巴拉蒂生活的这一年,我其实只有一个问题一一一公共澡堂为什么每到11点就不能使用?】

                                                       

  一一上述摘自吉米日记一一


"多格和卡尔茨外出采购食材还没有回来……"

"真是奇怪啊。明明往常很早就回来了。"吉米在水槽边上刷着锅。那口黑色的大锅占了大半的位置,吉米曾不止一次的听到厨师们是如何抱怨这囗难刷又笨重的大锅,可无论如何抱怨,到底是自己的招牌,总不能说,把它砸了换个新欢?没有厨师会这么干。当然是在他到来之前,如今这口大锅半个使用权已归他代管一一日常的洗刷工作。

‘真的是……’

专心用铲子刮着某块焦盔的人。

‘……怎么这么难搞?!’

"咵嚓"

"咵嚓"

"咵嚓咵嚓咵嚓咵嚓!"

"是因为去太晚的原因,食材什么的都卖完了所以要去更远的港口吧。吉米,锅不是这么刷的!你就这么刷下去这锅迟早要因为胃穿孔早逝!"

"既然这样的话啊,就给我注意一点啊……别不是自己就不用担心什么的来说教……。"

"……你说什么了吗,吉米?"

"不。没有什么,什么都没有,你听错了。"

换了钢丝球。

"唰啦唰啦唰啦唰啦唰啦"

"吉米!"

"这和我没有关系,是锅发出来的声音。"

"你骗鬼吧!"

"那也是不是没有可能。食材什么的,可以不是最好的,但一定要新鲜。不然那样做出来的料理是没有灵魂的!"

"不会出什么事吧?"

"唰唰唰唰唰唰"

"喂,吉米……"

"探照灯什么的应该都打开了吧?那样就没什么好担心的了,巴拉蒂的厨师可是很善战的!"

"那不是善战而是好战吧。"

"唰唰唰唰"

"……吉"

"唰唰唰唰唰唰唰唰唰唰唰唰唰唰唰唰唰唰唰唰唰"

贝吉托差点摔下抹布撸袖子跟人干。不,抹布什么的果然应该扔到他脸上。

"喂喂贝吉托!你如果打吉米的话,以后我们就没人帮忙刷锅啦!"

"啊啊,以及上菜洗碗清点库存……"

有人这么劝道。不过明显的,贝吉托只想把这个皮痒到欠的小子狠狠揍一顿解解手瘾。至于旁边人说的什么洗碗刷锅清点库存……等他解完手瘾再说。

"喂!多格他们回来啦!"

门口有人探出了半个脑袋,冲厨里喊道,

"先去卸货,回来再打!"

"怎么这么晚才回来?食材什么都买回来了吧?"

"啊,抱歉抱歉。"多格摸摸发量稀少的圆滑脑壳,往嘴里塞了支烟。从吉米等人的视角来看,多格秃头上明显的淤青似乎告诉了他们什么。

"因为要去买点别的东西,所以耽误了一些时间。"

"这耽误的时间也太多了吧……你们别不是斗殴被抓进局子里了……"

"才不是!只是,只是一一啧!不知道怎么说!"

"一一嘛,一半一半吧。"

对比卡尔茨的气极恼火、欲说还休,多格倒承认得大大方方,甚至有些个无奈。

"帕迪,去叫山治把桌上放着的那个盒子拿走!"卡尔茨说着,从怀里掏出一个烟蓝色的方体长盒放在桌上。

从卡尔茨的动作来看,他一开始想用扔的,不过似乎回想起了什么一一他的动作先是迟疑,而后不甘,再来是一阵心疼一一貌似是对自己的,然后把盒子轻轻的放在桌上。简直把纠结二字完美诠释到了极点。像是对身为叛逆期的儿女那种想打又不敢打,想骂又不能骂的心理性活动。

‘你到底是经历了什么啊……’

"你不知道为了买这个东西,我被当作变态多少次!下次给我叫山治自己去买!"

"他要是会买的话就不用你管了。"

已然很佛的多格熟练地给自已揉散淤青。似乎经历了不少。

‘你经历的看来也不少啊……’

"吉米,过来帮忙!"

"不要。"

果断的,拒绝。

"我要去洗澡。我不想再经历一次洗头洗一半被你们拉出来第二天头发竖成一只箭猪,你们还要我去海里泡泡……这个海水浴的机会让给你们了。"

"男人就是要有男人味!"

"我不认为汗臭称得上是男人味。"

‘距离11点整还有足足45分钟,来得及!’

这么想着,吉米的步伐欢快的像只山雀。


半夜12点整一一

吉米顶着一张媲美鬼面的脸打开了餐厅的主灯。

"真的没想到,他们居然真的敢,不洗澡就上床睡觉。"

"一屋子的汗臭味和油脂味,那种味道混合起来真的让人窒息!"

"……那是什么?"

注意到了桌上的方体长盒一一整体是烟蓝色,带有水蓝的蕾丝花边,白色的边绒,以及蓝粉色的蝴蝶结。蝴蝶结的缎带上还印有繁花的暗纹。

"这种东西不被当成变态还是不正常的吧。"

吉米嘴角抽搐着,打开了盒子一一

‘这,这是什么东西!’

一声轻响,盒盖掉落在地。

吉米颤抖着用两手,拈起盒里的东西。过于柔软的布料近乎是一种错觉。

‘为什么会有这种东西!’

"吉米?还没睡吗?”

"……山,山治先生,你不也没睡吗?"

"刚洗完澡,突然想起帕迪叫我来里拿点东西……"

确实,山治身上还穿着睡衣一一为什么表情突然有点怪异?

吉米突然想起来手上拿着的东西。

"山,山治先生,事情不是你想的这样,那个,你听我解一一"

"嘭!"

大门被无情关闭。


【我叫吉米。

海上餐厅巴拉蒂的一员,今天,我的清白,没了。】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猜一下吧,那个是什么东西?੭ ᐕ)੭*⁾⁾

好吧,我就想骗留言。( ͡° ͜ʖ ͡°)✧




记一个脑洞一一如果堂吉诃德兄弟不玩无间道……

(非剧情向,请不要跟我K。)

非剧情向!千万注意,非剧情向!

幼罗和幼明两兄弟一起杀死了父亲。小多弗朗明哥下的手,小罗西南迪作为默认和旁观者。

两兄弟一枪一刀逃出了镇子。

罗西南迪是双面间谍。即是海军也是红心,偶尔坑坑自家亲哥把一些不重要的情报泄露出去,让他忙着处理烂摊子,自己则到一边潇洒去。虽然事后自己下场有点惨一一惯例烧大衣。

两人和罗是一种三角关系。

一种大哥杀了二哥小妹找大哥报仇的三角关系。

这个三角关系一定是有爱的。

非常有爱。


因为叛徒泄露,罗西南迪双面间谍的身份被发现,在海军手里夺来手术果实后发现了偷偷跟来的罗。在难脱身的情况下逼罗食下手术果实,让他一个人离开。

多弗朗明哥接到消息,处理间谍后,到场开枪。

"杀死"了罗西南迪。

"想不到我的弟弟会背叛我。"

"我处理掉几个叛徒,你们海军应该不会说什么吧?"

"毕竟这可是我的家事。"


"为什么要杀死柯拉松先生!"

"柯拉松先生不是你的兄弟吗?"


"兄弟?别笑死人了。"

把罗打到半死,扔下悬崖。


但如果多弗朗明哥不出手,罗西南迪会死。他现在还是七武海,不能跟政府撕破脸皮。而罗西南迪的海军身份也在那,如果海军一口咬定他就是安插在堂吉诃德家族的间谍,最多也只能够令政府难堪,而凭政府的脸皮绝对不会怕这种东西。更何况除了鹰眼这个领着公款吃喝绝对公立的独立人员外,政府和其他七武海之间都有互相安排间谍的默认习俗

罗西南迪绝对会死。可多弗朗明哥出手,它能够确保罗西南迪有一定几率活下来。包括吃下了海军搜来的手术果实的罗。

他只能寄希望罗西南迪和罗能熬下去。

于是这就成为了相爱相杀的三角关系

罗西南迪成为了植物人。

罗成为了红心海盗团的团长。

你真以为凭多弗朗明哥的手段找不到罗吗?

不,人只在等罗上门找他而已。

结果罗不仅上门找他,还找了个男人来上门一块揍他。

明哥认为自己被背叛了。

罗早就被这个男人破坏所有的信仰。

之后就是两个人互相伤害。

明哥死犟不肯告诉罗真相,罗也是死犟不肯去听。

在打败了明哥后,曾试图用明哥"杀死"罗西南迪的枪来手刃明哥。罗的手和身子都抖得厉害,他告诉自己:你应该恨他,你应该恨这个男人,这个男人杀死了你最爱的男人。

可罗最后还是没能杀死明哥。整个人跪倒在地上,嘴里念着罗西南迪的名字,念着对不起。

海军想带走明哥时,罗用残剩的一只手、破破烂烂的身体挥舞着鬼哭,像恶鬼一样,砍杀看每个试图靠近多弗朗明哥的人。

最后因为伤势过重,逐渐被海军包围。到底还是被路飞带走。

两人最后在和之国和解。


下列是罗的个人人设。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特拉法尔加·罗

死亡外科医生,把一百颗海贼心送到海军总部的疯子,红心海贼团团长兼船医。

手术果实能力者。

身高一米九的……女性。

请注意胸围,和山治半斤八两。

大哥是堂吉诃德·多弗朗明哥,二哥堂吉诃德·罗西南迪( 柯拉松 ),虽然没有任何血缘关系,但确实是家中的小妹。为了手刃大哥在外国修行。

讨厌梅干和面包,以及多弗朗明哥。在多弗朗明哥提出要让罗冠以自己的姓瓦被罗以"那我宁愿吃一盘梅干三明治"严辞拒绝。

为了不被生理期打扰。在与路飞结盟打败多弗朗明哥前一直有在吃一种推迟中止经期对于身体伤害很大的药物。

似乎很喜欢毛皮蓬松的生物,例如贝波。

从来没有考虑过复仇之外的事情,因为害怕自己有朝一日会原谅多弗朗明哥。( 和之国前 )






那个身为女性却同样喜欢女性的混蛋厨师

【我叫吉米。

 和这个名字一样,我就是一个普通的平凡人。不存在什么身世和过硬的本事。这样的我起初是在游轮上担任着打杂员的普通员工,本来就想着这样子干到退休,再用工作得来的钱买下一间店面,开个杂货小铺。如果可以的话,到底还希望和一个我所喜欢的,也喜欢我的女人在一起生活。

    说不定还会有个孩子。

    也许还再看到孙子也不一定。

    可是这一切,被一场海难给毁了……


    我在海上漂泊了足足三周。极其幸运的,几场降雨、一只探头企图上船的倒霉海龟让我不至于横尸大海。

    第二十二天撞见的船只,我捡回了一条命。

    但也仅仅是我而己。

    游轮一共备有二十艘救生船,没有消失在茫茫大海上的似乎仅有不到十艘。最后,得救得仅我一人。

    现在想来,真是残酷啊。

    明明都是有头有脸,家财万贯的大人物……】




【我是吉米。

   现在是海上餐厅巴拉蒂的打杂员工,偶尔充当服务人员。

   我在一年前的一场大海难中侥幸活了下来,当时救了我的正是巴拉蒂的,外出采购食材的厨师。

   为了报恩( 还债 ),同时也是因为没有去处……总之,我留在了巴拉蒂。

   其实留在这里……也挺好的。

   包吃包住。

   其实我觉得很大的可能是因为这里是海上餐厅。应该能够明白我的意思吧?

   当然也有不好的……不如说是不正常的一一大家相当好战呢。昨天又跑了一批服务员,估计用不了多久巴拉蒂就不存 在服务员这种生物了吧。

   这巴拉蒂生活的这一年,我其实只有一个问题一一一公共澡堂为什么每到11点就不能使用?】

                                                       

  一一上述摘自吉米日记一一







一天工作结束。

吉米关上店门,打开顶上远光探照灯。


多格和卡尔茨外出采购食材还没有回来。

"真是奇怪啊。明明往常很早就回来了……"吉米刷着锅,"是因为去太晚的原因,食材什么的都卖完了所以要去更远的港口吗?"

"那也是不是没有可能。食材什么的,可以不是最好的,但一定要新鲜。不然那样做出来的料理是没有灵魂的!"

"不会出什么事吧?"

"探照灯什么的应该都打开了吧?那样就没什么好担心的了,巴拉蒂的厨师可是很善战的!"

"那不是善战而是好战吧。"


"喂!多格他们回来啦!"

"怎么这么晚才回来?食材什么都买回来了吧?"

"啊,抱歉抱歉。"

"因为要去买点别的东西,所以耽误了一些时间。"

"这耽误的时间也太多了吧……"吉米帮着其他人从小船上运下冻好的蔬菜和肉类同时,还不忘吐槽一句。

"帕迪,去叫山治把桌上放着的那个盒子拿走!"卡尔茨说着,从怀里掏出一个烟蓝色的方体长盒子放在桌上。

"你不知道为了买这个东西,我被当作变态多少次!"

"下次给我叫山治自己去买!"

"他要是会买的话就不用你管了。"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先发这么多。

猜一下盒子里装的是……























记一个性转梗一一那个身为女性却同样喜欢女性的混蛋厨师。

此文中包含山治性转,同时还有些人物的性转,可能还会存在ooc等,欢迎指出不足。但如果您只是要单纯的跟我杆,请点红叉叉向右拐。





山治

性别女,爱好女,对男人没有兴趣。

海上餐厅巴拉蒂唯一的女性兼副厨师长。

胸围是A,穿着西装都看不出来有料,被嘲讽过是飞机场、搓衣板(以派迪为首的一众人,后面被狠狠教训了一顿一一不过据山治所言她当时并不生气,可能是单纯的看他们大笑的样子不爽,于是打了一顿)

精瘦有力,身材修长。

因为踢技快准狠被海军誉为"黑足"。

特征是金发和卷曲的眉毛。

口不离烟一一除了在准备餐点的时候。

花心却非常有绅士风度,对女性和可爱坦诚的小孩子格外温柔一一在对方尊重食物、厨师到前提下。具有骑士道精神。

梦想是找到传说之海All Blue,为此加入了草帽路飞一组,成为船上的厨师。

最看不惯索隆。没有任何前提和理由的那种,单纯因为对方某些行为而不爽。仅此而已。

文斯莫克家族的第三子,但本人从未承认。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因为在男人窝里长大,对于自己是个女性完全没有自知之明。有时甚至会脱口而出:"原来我是个女人"这种话。由于同性身份,非常容易使来到餐厅的女性放下警惕,但同时,与之相对的因为本人具有的绅士风度等等,被戏称为"王子殿下"。使不少女性坠入爱河。久而久之便传出了去海上餐厅不能带女伴,否则女伴会被人从你的身边将心抢走的传闻。

"我想我有点喜欢她了。"

"我从来没有见过那样的人……那样的英俊洒脱,自由浪漫,是只有在童话里才能出现的温柔、强大和不羁。"

"尽管同为女性,但我想我确实爱上她了。"

可能本身女性的身份的吸引吧,也是存在着男性追求者。

"在此之前,我印象当中的女性,无外乎是柔弱娇嫩,犹如温室里需要园丁供养白蔷薇一般;要么便是强势独立,就像带刺的玫瑰;或者是知书达理,清高健谈,贤惠可人……"

"但是我从来没有见过,那样的强大和美丽"

一点不开心的事,一点小杂谈。

其实吧,写这个的时候我有点犹豫。

因为我是那种,很容易因为别人的言论而退缩的家伙。就像我很少会麻烦别人,不是别人感觉到我是一个,很麻烦的家伙。

但是老实说这么憋着的话,感觉自己会坏掉。最近莫名有些心悸的感觉了。还有的话就是,突然会感觉很害怕。那种对于未来的态度,我突然找不到想要继续进行下去的信心。

就简单跟你们说一下吧。

我是一个高一的新生,第一次住集体宿舍。而我们宿舍在前几天因为手机问题被举报了。嗯,没错,他们认为是我干的。

可能我这个人真的很容易让人误解吧。第一次住集体宿舍,不知道该怎么跟大家交流。自己又是那种很容易抓不到重点的家伙。对面没有来的冤枉会感觉到很愤怒,很在意。态度有时候过于强硬,有时候也过于软弱。

我是那种表面看上去没心没肺,其实又玻璃心,又小心眼,对于别人的言论很在意的家伙。

老实说他们怀疑,我早习惯了。


初一的时候,因为有个同学丢了300块钱,而我初中都是没有手机的,所以直到初三的时候才知道,我被人网络暴力了两个学期。

初二的时候,又有一个同学丢了手机。没错,又怀疑是我干的。所以我被堵墙角,被人递小纸条,被说是小偷,还说要到我的家里去。然后某一天,在大课间的时候,我捡起了揉成一团被扔到垃圾桶的纸条,给了我一个朋友看,他拉着我去找老师,也算是解决了这件事情吧。

其实我们的学校不是那么好,表面上。在初中的时候,经常有人丢东西,书被不知道是什么人用刀划了几页,电脑网线被人割掉,记录本上面涂涂改改的名字,包庇,诬陷。正常不过的事。到了初三换了个很严的班主任,才有所缓解。

而我被人起疑心的原因也有一个,我举报了那些曾经诬陷我的人带手机。老实说我并不后悔那些举报。直到现在我心里还暗想着他们活该。

用手机作弊,网络暴力他人,完完全全的利己主义者。

他们曾经那么对我,我也没必要让他们好过。反正我在初三的时候名声己经差的不行了。对我好的人依旧对我好,对我不好的人也依旧对我不好,对我漠不关心的人也依旧对我默不关心。


但是我现在是住集体宿舍。他们带手机也没有影响到我的生活,或对我做一些很过分的事,而我如果真的要举报的话,也不会严重到去举报到副校长那边。

毕竟在我们高中带手机真的是一件,很难管教?非常正常?反正大概就是这么一个现象吧。

所以他们怀疑我的话,我也不觉得会怎么样。

但是他们说的话很过分。

什么我请他们东西吃,是想要他们欠我什么东西。

什么让我早点退宿,听到我换宿舍或是退出的消息,他们很开心。

还有什么从跟我住在一起,就知道我是什么样子的人。

说我散播宿舍不团结的谣言。(其实只是去问一下副班长,那个人是我们班的,因为我感觉,只是我感觉宿舍气氛怪怪的。也许只是针对我怪怪的而已。毕竟那天他们吃火药似的,问问为什么去小黄楼一一我们管政教处体卫办那些地方的楼层叫小黄楼。老实说,只是我父母经常性出差回家基本上见不到他们跟他们报个平安什么之类的。他们就说我是个外膳生,天天晚上都回去,还去跟他们打电话干什么?可这是我的事情吧。我想见他们,我想打电话就这么简单,我为什么非要告诉你那么详细原因呢?)


我在上面也说过,我是个有点玻璃心,和小心眼的家伙。

也许只是玩笑,也许只是一时用意说的气话。

但有一句话,说者无意,听者有意。

所以我在想,就算能跟他们和好,也做不成朋友了。

就算在我初中的时候,哪怕那个丢了手机的同学,语气并没有那么激烈,也不是很相信是我,但当她和那些由此对我的人站在一起时,我的心里可能对他就有一道隔阂了。

不是,可能是一定。

我也说过我的性格存在一些问题。

但这也不是他们说这些话的理由。

也不是他们怀疑我的理由。

就像他们去问我的初中同学,他们没有告诉他,我经历了两个两个学期的网络暴力;被人堵墙角,递小字条……这就是我举报他们带手机的理由。仅仅只是报复。

我也说过在,这个高中我们带手机,是一项很正常(尽管在我看来这很不正常)的现象。

而他们也没有对我做出很过分的事情,我也只是在一个集体宿舍里生活;我也知道一荣俱荣一损就损,打好关系的重要

如果是我现在这种情况,我很有可能真的会去举报他们。

当然也不是我住宿舍的时候,我会等这个学期过了换班的时候。

而他们如果没有对我做这件事情,我们大概就是井水不犯河水的关系。

尽管现在也是这种关系,但其中一个宿舍友,看见我就像是躲瘟疫的样子。我感觉到有点无奈,又有点好笑,但日子长了可能更多,会有点点恐惧感。

我现在只是住了一个学期,就产生那么多的问题,可我大学要住四年,我不可能搬出去住,我们这种小地方也不存在什么大学。当我回到家以后,那种心悸的感觉就出现了,伴随而来的还要莫名其妙的失落感,无助感,孤独感以及不开心……我将那些称为逃避和恐惧的因素,现在越来越多了。


我告诉自己要坚强一点,也就是住两个半月的事。

但是我心里告诉我,不行,你不行,你不能再这么下去。就跟他们和好嘛?就跟他们交流嘛?得了吧,他们压根就不信你。你没听到他们说的话吗?不要热脸贴冷屁股,自作多情了。去办退宿。


但同时我心里又会有另一种想法,如果小麦(帮忙办退退的老师)烦我,那我应该怎么办?我已经因为老师的过失,办了一次外膳了。是推迟一个月办。


可那是老师的错和你没关系,是他没有看到你举手,是他没有把你的名字报到外膳表上。而你的父母之前又不允许你外宿。他们现在才同意,所以那也是无可奈何的事情,不是吗?


没关系的,只是两个半月的事情。


我住不下去了。


希望外宿。


不想让老师感到烦,不想麻烦他。


你本来不用他烦那么多次的。

……


经常性产生类似上面的这种相矛盾的想法。


我初中的一个朋友说,如果我继续这种性格,这种态度,对待身边那些根本不在意我的人,继续这样生活下去,我以后会活的很辛苦。搞不好以后会得抑郁症什么之类的。

我一直以为他在开玩笑。

现在想想他说的不无道理。


但是,在发生这种事情之后,我的父母还有我的那些初中朋友们,到底还是信我的。我的初中朋友们告诉我,以后井水不犯河水生活就可以了;告诉我要学会圆滑一点。

我的父母则说,一个学期后就要换班了,又分文理,三年下来谁也不认得谁。


抱歉跟大家说了这种事。

另外想跟各位说一句,其实你的父母他们都很爱你。或许只有你离家了一次再回来之后,才会感觉到家的美好。


写的可能有些乱七八糟,如果你能看下来,那么谢谢!


如果你不能看下来,或者认为我有点小题大做,那么很抱歉,。但是我不希望你到评论下说一些,如此如此,之类的话。我是一个别人的脸记得不太清楚,但他们说过那种伤人的话,我可能会记一辈子家伙。


很感谢各位,哪怕只有一秒钟。


祝各位,不要经历像我一样的事情,也不要像我之前一样,一直都憋在心里。


想告诉各位: 你有怀疑别人的权利,别人也有怀疑你的权利。但是,你没有因此对别人恶语相向的权利,你也没有因此疏远冷落别人的权利。谁也不知道这种事情,什么时候会落在你的脑袋上。

也希望各位不要因为一时气话,伤害了一个人;或者因为一个玩笑,给别人带了一辈子的阴影。







这是道歉。

致给一个,曾经被人玩笑过的,小学同学。

也许你不会看到。但我还是希望,能说一声。

如果有这种经历的人,你们可以当我,曾经是一个在你们身边的旁观者。


在小学的时候,有一个转学生,因为性子老实又软,没少被人欺负。也许在那时只是当做小小玩笑,但现在想起来,如果我被人丢到垃圾桶里,我不会高兴,我也不会认为那是一个玩笑。

也不知道他有没有考上我们这个学校,也不知道他有没有乐乎的账号,也不知道他会不会看到……

想跟那位同学说一句,抱歉。

身为当事者,我做了旁观者,做那个哈哈大笑的家伙。这种事情,无论如何都是一个阴影,在这里说一声抱歉。

迟来的抱歉,或许什么都不算。

但是总比没有的好。


也想告诉每一个有这种经历的人,真的,真的不要一直憋在心里,当你说出来的时候,你会发现这个世界还是爱着你的。